标签归档:父亲

拳王

迈克的父亲是著名拳王,这让他从小就立志学拳,要超越父亲。二十年后,迈克也成了拳王,记者采访他:“是不是拳王父亲成就了你?”他正色道:“是父亲激励了我:但不是拳王父亲,而是总受伤的父亲!他从不让我看他的荣誉,只是用一张张被人打成重伤的照片告诫我:不好好练拳就只有挨打!”

看报

父亲是一名退役军人,每天早上六点都会起床看报纸。我终于按照他的意愿考上了省外的一所重点军校。六点起床时,父亲还是在看着报纸;七点,火车就要开了,连一句注意身体之类的话都没说。我拿起行李失望地准备离开,关上门那一刻,眼泪瞬间流下来,原来父亲手中的报纸拿反了。

许你来生

母亲去世早,父亲没有再娶,任劳任怨,十年如一日地支撑着整个家。平时我总是开玩笑说:“爸,给我找个妈吧,你就不用那么辛苦了。”可爸总是淡淡一笑,没有再说。几年后,父亲去世,我整理遗物时,打开了父亲生前视如珍宝的信,信上四字,用笔如行云流水,笔锋苍劲有力:许你来生。

医疗事故

这是他从医30年来第一起医疗事故,其实这种手术他做过不知道多少了。
当患者死在手术台上的时候,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,这把曾经的“神刀”就此成为历史。
回家后他异常疲惫,倒在沙发上一言不发。
妻子很兴奋的冲出来,“女儿有救了,有个刚死的捐了肾。”
“哦。”他握刀的手依旧在抖。

抱一抱

儿子怀揣四万块冲进病房,对弥留的老父激动地大喊:“爸!我终于借到钱了!你可以动手术了!!”父亲嘴唇濡动。儿子问:“妈,爸在说什么?咱快叫医生啊!”母逼近丈夫的脸颊,倾听片刻,对儿子泣道,“你爸想求你个事。你小时候,他常抱你,现在他要走了,你能不能抱一抱他?”

摇篮曲

那年她高考失利,灰心丧气,家中死气沉沉。一天午后她坐在院中摇椅上午睡,感觉自己伴着仙乐飘摇,久违的轻快。母亲:“她笑了她笑了,她小时候一听到摇篮曲就算睡着也会笑,没想到现在还是”“小声点儿,这孩子很多天没笑了,你别停啊”——刚睡醒的她闭眼含泪继续微笑:十八年了,我都忘了。

酒虫

有一个科学家耗尽毕生心血造出了两条酒虫,只要吞进肚子就会特别能喝酒,科学家的儿子不学无术,偷了他父亲的一条酒虫离家出走,并因为能喝酒当上了黑社会老大。

有一天市里举办了一场喝酒大赛,奖金丰厚,儿子便心动参加了,因为酒虫的原因他顺利进入决赛,但经过调查他发现自己的对手偷走了他父亲的另外一条酒虫,为了获胜,他分别绑架了对手的老婆孩子父亲逼他取出了酒虫。他的对手对老婆孩子的性命不屑一顾,但却由于担心自己父亲的安危而放弃了酒虫。

儿子失去了对手,轻松获得了胜利,但他喝完酒后发现自己的肚子开始绞痛。这时科学家来到场上,宣布这次的决赛用酒是他的特制品,儿子明白过来这是父亲为了报复自己偷走酒虫,这时他的肚子越来越痛,他觉得自己命不久矣,感到对自己父亲的愧疚,向父亲道了歉。但他渐渐地又觉得肚子不疼了。

这时科学家说话了,他告诉儿子酒虫其实有很强的毒性,如果几年内不取出来就会让宿主死亡,这次他为了救自己的儿子举办了这场大赛,而特制酒其实是酒虫的解药。

最后科学家说了句话:“一个父亲哪怕对自己的儿子再失望,也不会变成一个魔鬼。”

测谎仪

父亲买了一个测谎仪,每次有人说谎话就会扇这个人一巴掌。一天晚上,他决定测试一下。

父亲问儿子下午做了什么。儿子说:“做作业啊。”测谎仪扇了他一巴掌。儿子于是说:“行吧,我去我朋友家看电影了。”

父亲问:“你看什么电影了?”儿子回答:“海底总动员。”测谎仪又扇了他一巴掌。儿子于是说:“行吧,我们看色情片了。”

父亲说:“什么?!我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还不知道色情片是什么呢!”测谎仪扇了父亲一巴掌。

母亲笑道:“你俩可真是亲父子啊!”

测谎仪扇了母亲一巴掌。

好好活着

一位单身家庭的社会青年为了救他父亲的命拼命工作十多年,但因为他父亲的病,他没有任何积蓄。但他却骗他父亲说,他自己在外创业,而且赚得很多,治病的钱对他来说都是小事。

一天夜晚,他工作一天想去医院看看父亲。到医院时,已经是凌晨2点了,他不想打扰父亲休息,所以在门缝了看了下。但父亲并没有睡着,因为病魔正在折磨着父亲,他冲了进去,握住了父亲的手,然后对他父亲怒吼:“你不是说你每天都能睡得好好得么?为什么会这样子,为什么啊!”他父亲似乎没有意识到他的到来,嘴里一直在念叨着”好好活着,好好活着,让他好好活着“

他强忍住泪水,亲了下父亲,像小时候一样,然后在父亲耳边轻语:”我们都会好好活着“接着他拔掉了氧气管!

撒谎

母亲打来电话,说父亲上山放羊,不小心摔断了一条胳膊。一个小时后,我匆匆赶到医院,见到了手术后还处于麻醉状态的父亲。
“你爸进手术室前不让我告诉你这件事,害怕你担心,但我没忍住……一会儿你爸醒来了你回避一下。出去打个家常电话……”
我点点头,但我同时看到了同病房的几个人开始窃窃私语。
不一会儿。父亲似乎要醒了,我赶紧走出了病房。
大约十分钟后,我拨通了父亲的手机。
“爸,干什么呢?”我忍住哽咽的声腔问道。
“啊……”父亲声音有些迟缓,“和你几个大伯玩扑克呢……”父亲说到这里,声音显得精神起来。
“输了赢了?”我问道。
“啊……输了啊。你这小子,干嘛在我手气不好的时候打电话。”父亲和我开着玩笑,尽力让我感觉到他一切都很正常。
“我不信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就配合父亲,孩子气地追问到底。但我随之又后悔了,父亲现在病房里,怎么证明给我?
“老古,该你出牌了……”我听了出来。电话里是刚才父亲病房的一个病友的声音。父亲停顿了一下,紧接着高声对我说:“不和你说了。忙着下牌了。来来来,我黑桃3……”父亲说着,挂断了电话。
就在刚挂断那一瞬间,我放声大哭,毫无顾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