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神鬼

我小时候身体不好,所以呆在妈妈背上的时间比一般小孩要多。妈妈常常背我上学,背我买菜,背我去公园里玩。我对妈妈说等我大了就换我来背她。今年妈妈去世后,有天我突然感到一双手从背后搂紧了我的脖子,开始我很害怕,但很快那股熟悉的气息就包围了我,于是我轻声问她:妈妈,你想去哪里?

锦鲤

她于幼时救过一尾青色鲤鱼,那青鲤头顶四片白色鳞片,宛若樱花,极美,她叫它小花。

后来她及笈,定亲,嫁人,生子,花信年华却夫君病去,父母无子,公婆早逝,她独守偌大家业。

毕竟身为女子,执掌家业,总有男人为了她身后庞大的家业上门求亲。

她看多了这些人嘴脸,索性闭门不出,专心教子。幼子求她讲故事,她突然想起那只头顶樱花的锦鲤,遂当笑话讲与幼子,并说若是那青鲤懂报恩就好了。

一日,有男子上门讨水,那男子眉心比周围肤色略浅,宛若一朵小花,眉目清俊,喝完水,却也不急着走,望着她,但笑不语。

她脑中灵光一现,脱口而出,你是小花?

那男子含笑点头,终是因为一人打理家业太累,她很快接受了那个男子,甚至将部分家业交给他打理。

那男子极为善解人意,行事温柔且滴水不漏,她心里甚是欢喜,身边奴仆甚至以为她好事将近。

一日,二人谈及百年后家业,她一心想着幼子,只道幼子将继承全部家业。未想是夜,家起大火,那男子本性毕露,将她与幼子锁死房中点燃大火,招呼同伴前来搬走她的财物。

她心中惊怒,却听那男子说自己只不过偶然在墙根下听到她与幼子的对话,遂谋划入府夺财,现在多数产业已在他名下,自然不再需要她。

她心中绝望,以为必死,未想突然天降大雨,扑灭大火,家中一瘸腿老奴砸开门,将她与幼子救出,有捕快恰巧从门前路过,制服那男子。

捕快是个黑面少年,只道此人是逃犯,她心中感激,却也自嘲天下哪有什么精怪报恩之事,念及瘸腿老仆,再去寻,却也不见了。

那黑面少年将人犯送到衙门,走至街角,脱去一身官服,正是那瘸腿老仆的衣着。

“笨女人。”那少年暗骂,“又该换个身份了……”那少年随手在汗湿的额角一抹,一朵樱花花瓣,在春日的阳光中,灼灼生艳。

僵尸

“和男友度过了很多艰难的时光,甚至只有一个苹果时,他愿意将虫眼咬掉,好的地方留给我,然而僵尸爆发后,男友电话我说了句“还是自个逃自个的吧”,手机就再也打不通,直到我在路边看到那个皮肤腐烂大半的僵尸,正在掏着一具尸体的心脏,见是我,它一愣,啃掉了心脏已经腐烂的那块,把剩下的递给了我!”

钱在哪

她呆坐在河边,双眼望着湖水。
湖面很静,映着星星,月亮,宛如另一个世界。
他走过去,坐在了她的身边。
“有心事?”他问道。
“他拿走了我所有的钱。”
“钱?对我们还有意义吗?”他有些不解。
“他答应过我,我告诉他我的钱在哪,他就送我回我的家乡。”
“可是他拿到钱就消失了,还把我的骨灰盒扔在了这个湖里。”
他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,她并没有挣扎。
他轻抚着她的长发。 “傻丫头,人话也能信?”


喜欢该文章的用户:

  • avatar

雪妖

“除了自愿献出的祭品,我们不随便吃人的。可你们看起来已经快死了耶。”雪妖无忧无虑,满地欢跑。“喂,听说你们吃人之后,会化成那个人样子,是不是?”将士们望着带来死讯的不详之物,眼神却坚定。天光破晓,敌军屠城的刺刀僵住,他们看见了一支本应死于风雪的孤旅。残破的军装上严霜鳞布,杀气凛冽。

出租屋

某人在都市打拼,租得一屋,极便宜,暗自庆幸,不料此屋在冥间亦廉价租出,屋内多出租客,一人一鬼皆觉吃亏,鬼夜夜大闹,人加班回家,拼一身疲惫,先摆出各式法器,朱砂狗血。两边僵持数月,精疲力竭,气咻咻瘫坐沙发两头。人间地府都不易,忍下来,各退一步,总好过露宿街头。

木偶

木匠背着重病的妻子,走在山路上。路边有个山里的小怪物,正在埋一个坏掉的木偶,哭得很伤心。木匠过去叮叮当当几下,就把木偶修好。见小怪物不哭了,他收起工具,背起妻子,又要继续赶路。忽然衣角被拉住了,小怪物踮脚摸了摸他妻子的脉,高兴地说:“这个我知道怎么修的!”

胖和尚

山怪吃了个胖和尚,化作他的模样。
第二天带迷路的猎户下山,得了顿斋饭。
第三天捞出落井少女打算饱餐,她却合十双手朝它一拜,它挠挠头,回了一拜
……
第十天山顶上滚下巨石,山怪全身抵上,渐渐现出原型。身后忽伸来一双手,十天前吃掉的那个胖和尚稳稳托住石块,朝它微微一笑。

捕鸟人

村里有个外乡人,捕鸟为生,与村民关系不错,有孩子说他是蟒蛇精,被家长一个栗凿,押去他家道歉。后来州里搜刮奇珍异宝,以抓壮丁作威胁,捕鸟人进山,说是冒险启了古墓,被机关所伤,取得明珠一枚,献上去给村里解围。后州官因私藏王器蛇眼宝珠下狱,捕鸟人瞎一只眼,仍捕鸟,仍与村民关系不错。

熊猫

小孩躺在病床上,看着前来索命的使者。
黑无常冷冷地说:“还有什么心愿未了?”
“我从生下来就在医院里,好想去动物园,好想看真的熊猫…”
白无常想了想,屈下身体,变成了一头白熊,黑无常就变成黑影抱住他,捂着他的眼睛对小孩说:“熊猫就长这样,没有什么好看的。”